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考研指南]  [研究動態]  [佳篇共賞]  [資料匯編]  [學人風采]  [中國世界中世紀史學會概況] 
[共享資源]  [資源鏈接]  [學術焦點]  [新書評介]  [史學理論]  [資料大家譯]  [雁過留聲] 
當前位置: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 新書評介 - 張石:一個中國人有關日本史的立體揭秘

張石:一個中國人有關日本史的立體揭秘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本站編輯 [日期:2012/1/27] 瀏覽:
    有人說:日本文化是曖昧的,而日本的歷史是不是曖昧的呢?如果不是曖昧的,為什么留下如此多的疑團?這個國家從神武天皇開始到今天的明仁天皇,兩千多年來一共125代,盡管在歷史上經常是外戚奪權、幕府稱霸,但是皇室的血統為什么沒有斷絶過,也沒有一個是亡命國外的?其中的原因何在?這個國家為什么把外來征服者的肖像,把反叛者的肖像和那些功臣豪杰一樣,在公園里鋳成銅像,永久紀念?為什么這個國家的中心,僅僅是一個神圣的“無”。它不是為了放射某種力量存在,而只是為了給予所有的運動一個空虛的中心點,但是日本民族卻仍有如此強大的凝聚力?這些深藏在時間的深處,也深藏在日本民族潛意識深層的神秘,使世界及日本的許多歷史學家、人類文化學家為此皓首窮經,苦思冥想。

    而我們在讀一些歷史書籍時,有時會感到枯燥無味,那可能是因為繁瑣而精微的考證淹沒了深藏在史料中的歷史動機和歷史感情;有時我們會感到飄渺不定,那可能是過多的主觀猜測稀釋了堅實的史料;有時會覺得歷史已死,那也許是因為缺少釋義的智慧,難以喚會歷史永活的靈魂。

    而旅日中國學者姜建強先生的新作《另類日本史》(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2011年出版),無論是在敘事方式還是在釋義方法上都為我們塑造了一個全新的歷史回廊,似使我們身臨其境般地進入兩千年千變萬化的歷史旋轉舞臺,和千姿百態的歷史人物對話。使我們看到了“暗香浮動,月影朦朧,春殘花落”的王朝文化的“夜”的世界,看到了文化的主潮從朦朧月下幽深的宮影中轉移到遼闊的沃野,櫻花微顫夢般的呢喃為強悍肌肉間的刀光劍影所代替的武士世界,更看到了在黑船的濃煙中鳳凰涅盤,浴火重生的近代日本的誕生。

    全書以破解日本歷史100多個謎的形式出現,如西鄉隆盛為什么牽一條狗?惡的元祖是誰?日本為什么沒有被殖民侵略?殉死是什么?家康的遺言究竟想說什么?而每一段文章,都在奔涌的溪流般流暢的歷史敘事中嚴密構筑作者的歷史結構與解溝的釋義框架。

    首先,作品參考了上百家歷史學家的歷史考證,使其歷史敘述具有堅實的史料基礎,無論接觸哪個歷史之謎,一般都首先介紹以往的歷史學家對這個問題的解釋和考證,然后找出新的史料或高屋建瓴地進行透辟的分析,得出自己獨特的結論。

    第二、發掘出解釋歷史事件的“關節點”,設法找到被釋義對象在整個文化符號系統中的位置,也就是找到它與其它文化符號系統的聯系,而這種聯系的發掘越廣泛,其聯系方式越豐富,就越能使歷史事件凸現出其個性和內涵的豐富性,也就越逼進歷史真實的核心。作者絕不單純去敘述歷史事件和其他歷史事件的關系,而是利用歷史哲學、文化人類學、心理學等方法,讓平面的史料回歸立體,不是只讓歷史事實,而是讓歷史的行動與聲音,光影與色彩與歷史事實本身一起澎湃在讀者的眼前。

    第三、歷史事件美學性的升華。歷史中有輕歌漫舞,也有刀光劍影;有慈悲寬容,也有骨肉相殘;有狂歡盛宴,也有青銅鉛淚,但是無論什么樣的歷史,都有它內在的美學。惡之花也是花,佛界易入,魔界難入,日本更有其“死的美學”,在日本人的美意識中,存在著一種凋滅,殘破的美學。一般西方人和中國人描寫凋滅與殘破時往往流露出悲哀的情緒,然而日本人往往以欣賞的眼光去尋找一種凋滅與殘破的美。既然無常與變化是生命的真諦,那它就一定孕含天之大美。而凋滅與殘破都是無常變化中的一環,它不是通往永恒的死,而是走向流轉的生。“白雪堅冰育嫩草,枯木昏鴉是綠蔭”,日本人正是在對這沉沉寂滅的深情的凝視之中,讓灼熱的目光望穿了這寂滅,使生之鮮活從中透露。

    而《另類日本史》用優美的文筆,對每個歷史事件都在形而上的歷史哲學層次,進行了美的升華,這本書既是歷史的解謎,又是哲學的構筑,也是有歌有淚的優美的散文。如在敘述在日本歷史上著名的“源平之爭”中滅亡的平氏一族時作者寫道:

    平家一族從興隆到沒落,然后沉入西海,有一種落日的美。悲涼的美。

    一之谷之戰。屋島之戰。壇浦之戰。雖然失敗了。但是,有一種華麗, 像畫卷般的華麗。

    平清盛的女兒、安德天皇的母親建禮門院德子。最終于1185年5月削發出家,獨居京都的寂光院。一門親人自殉投海。自己像朝露一般的性命。雖茍延至今,但無法忍住傷心、之淚。野寺的晚鐘,聲聲悲凄;秋暮的冷雨。滴滴肅殺?;ㄏ汶S秋風飄散,月影為烏云遮掩。唯有應時的秋蟲,從滿巖青苔處,傳來唧唧叫聲。悲涼透巖石。

    作者自己則在此書的序言中指出:實際上。歷史在這里以雙重身份棲息著:—方面歷史是一去不復返的在特定時空下向人們反復述說著經驗的話語;另一方面歷史又是超越特定時空而與我們當下交會融合的某種情感。再具體地說,前者是書寫、記錄、工具、經驗的歷史,后者是感傷、感激、感慨的歷史;前者是帝王古壘、將相城池的死歷史。后者是用當代人情感的袈裟披在死人身上使其復蘇的歷史?;蛟S也正是在這個意義土,克羅奇才說“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柯林伍德才說“一切歷史都是思想史”;培根才說“讀史可以明智”。

    總之,在姜建強先生這部新作中,我們得到了一種全新的歷史閱讀的立體經驗,它使我們在沉思歷史事實和歷史哲學的同時,看到了歷史深處的歌臺舞榭,聽到了悠遠的鼙鼓炮聲,聞到了濃郁的墨跡紙香,觸到了古老的青銅綠霜,它是多維的,立體的,是歷史的,也是現代的。

    (姜建強《另類日本史》,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2011年出版)▲中國新聞網
下一篇:古屋:雷蒙·阿?。航槿霘v史的“局外人”上一篇:侯健飛:當我們依稀記起匈奴、柔然、烏孫和樓蘭--評《另一半中國史》
評論留言交流 (僅限注冊用戶,請先注冊或登錄)

 
  【注意】 發表評論必需遵守以下條例:
 1.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2.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責任
 3.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4.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5.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最新用戶評論留言
點此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008期曾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