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考研指南]  [研究動態]  [佳篇共賞]  [資料匯編]  [學人風采]  [中國世界中世紀史學會概況] 
[共享資源]  [資源鏈接]  [學術焦點]  [新書評介]  [史學理論]  [資料大家譯]  [雁過留聲] 
當前位置: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 佳篇共賞 - 馬克垚:70年砥礪前行的中國世界史學科

馬克垚:70年砥礪前行的中國世界史學科
來源:《歷史研究》 作者:本站編輯 [日期:2019/12/23] 瀏覽:

自1949年新中國建立以來,我國的世界史學科開始了自己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發展歷程,現在已經升堂入室,可以到世界史壇上和同行辯道問難,相互切磋,這真是一個很大的飛躍,值得我們深刻銘記,鼓舞我們繼續砥礪前行。


一、茁壯成長的世界史學科



在舊中國,我們沒有世界史學科。那時大學里的歷史系只教授西洋史(即歐美的歷史),講授這些課程者多為留學歸國人士。他們的國學根底很厚,回國后看到沒有條件研究外國史,便主要從事中國史研究,只順便教一下西洋史,給學生以必要的知識而已。
1952年全國高校進行了院系調整,全面學習蘇聯教育制度,各大學的歷史系都建立了世界通史課程,分古代、中古、近代、現代四段,與中國通史等量齊觀。把許多原來的留學生,不管是教什么課的,都動員來教世界史。他們大都是中西兼通的飽學之士,是我們的老師輩。這樣,我國的世界史力量迅速增強??梢哉f,中國的世界史學科由此成功建立。到60年代,北京大學、南開大學、武漢大學又先后設立了世界史專業,開設有關課程,同時加強外國語言的教育;我們也從蘇聯、東歐國家聘請一些學者來華教授相關課程。北京大學還招收外國史研究生,也選派一些學生出國留學。
從一建立,世界史學科就是在馬克思主義指導下進行教學和研究。新中國建立后,進行了知識分子的思想改造運動,讓知識分子學習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這個改造并不困難,許多舊社會過來的知識分子,迅速接受了馬克思主義,歷史學方面尤其如此。其中原因,我想一是因為共產黨領導建立了新中國,趕走了帝國主義,推翻了腐敗的舊社會,使全國人民(包括知識分子)心悅誠服,相信馬克思主義、唯物主義是正確的;二是因為自五四以來,唯物主義的宣傳,已經在歷史學界產生了很大影響,如30年代的中國社會史大論戰,就是唯物主義的一場宣傳運動。而且,歷史學是一門實事求是的學科,本身要求重史料、重證據,是符合唯物主義原理的;這時的學習當然還存在著教條主義、簡單化的毛病,需要以后逐漸糾正。
1952年到1966年,可以說是我國世界史學科發展的第一階段。那時的世界史教學與研究都有了良好開端,編寫了不少教科書和史料集。特別是舉全國學者之力,編寫的由周一良、吳于廑任主編的四卷本《世界通史》教材,成為各高校歷史系長期通用的教材。此外,還出版了一些專著和論文,也翻譯了不少蘇聯的教材和有關書籍。這時的世界史不再是西洋史,包括了亞洲、非洲、拉丁美洲地區的歷史。所以,有條件的高校陸續開展了對這些地區、國別的研究。報刊上討論的許多問題和蘇聯學界的問題有關。古代史方面如農奴制的兩個階段論和兩種類型說,封建土地所有制形式問題,農民起義的歷史作用。近代史方面則圍繞著資產階級革命、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民族解放運動這三條主線進行:如英國革命、法國革命的性質,明治維新的性質,民族解放運動則討論的多是殖民主義的雙重使命問題,即馬克思所說的殖民主義對殖民地的破壞使命和建設使命問題。1961年恰逢巴黎公社90周年,我國出版和發表了大量的書籍和紀念文章,形成高潮。蘇聯世界史方面的研究著作和學術期刊也源源不斷而來,特別是蘇聯1957年開始出版的多卷本世界通史(后來翻譯為中文,共13卷),成為我們學習的重要書籍。
當然,初創的世界史還比較幼稚。所謂研究著作,大都是根據有限的史料和二手著作,輾轉對照,得出自己的結論,不夠深入。教材觀點上,受蘇聯學者影響很大,往往唯他們馬首是瞻,缺乏獨立見解。而且,政治運動過多,對教學科研的影響太大,使之不能正常進行,所以成績不能說很多。
1978年的改革開放,使世界史學科的發展迎來了第二個春天,可謂形勢大好,突飛猛進。要略言之,可說有三大成就。一是由林志純先生倡導,教育部批準,在東北師范大學設立了世界史學科上古部分各分支學科的培養基地,邀請外國學者來華培養埃及學、亞述學、赫梯學、古典學等方面的學生,并派遣他們出國進修,使他們掌握這些學科的語言文字、基本史料、研究方法等;同時中古史方面的中古語言文字、文獻學、史料學和研究方法,也逐步建立起來,培養了不少人才。二是由吳于廑先生提倡,逐漸形成研究我國世界通史宏觀體系的思想。吳先生認為世界通史是“歷史學科中有限定意義的一門分支學科”,它研究世界歷史的縱向發展和橫向發展,即“世界歷史經歷了怎樣的行程,歷史怎樣發展成為世界的歷史”。這樣,我們多年討論的世界通史編寫體系等問題有了一個歸納和說明,為以后的研究指出了方向。三是國家派遣去歐美的留學生和自己申請留學的人大量出現,其中也有不少學習世界史的學生,他們學成歸國后成為推動我國世界史學科提高到新水平的有生力量。
這一時期的世界史研究,在改革開放的形勢下,出現了新的思想解放,改正了過去因襲下來的缺點,試舉幾例。
一是進行了亞細亞生產方式的討論。蘇聯和西方馬克思主義學者在20世紀60、70年代,討論了亞細亞生產方式問題,破除了教條主義的束縛,提出了許多新見解。我國學者于80年代接觸到這一問題后,也展開了熱烈討論,對馬克思社會形態學說進行了重新認識。有人主張馬克思的亞細亞生產方式是指原始社會,有人說是特殊的東方社會,有人認為馬克思、恩格斯并沒有建立五種生產方式的理論,是斯大林確立了這種說法。有人提出一元多線的歷史發展觀,即社會發展的動力是生產力,這是一元;但世界各國的發展道路不完全相同,不完全按照五種生產方式序列,這是多線。也有人認為奴隸社會在世界歷史上沒有普遍性,奴隸社會是否存在于世界歷史中是一個問題。這一討論,引導學者重新閱讀馬列經典著作,不再簡單相信蘇聯的《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小冊子的說法,起到了解放思想的作用。魏特夫的《東方專制主義》一書翻譯出版,進一步激發起批判“東方專制主義”學說、討論亞細亞生產方式的熱潮。魏特夫的書是“東方專制主義”的集大成之作,他用中心、邊緣、次邊緣的說法將歐美以外的國家均歸于東方專制主義的范疇,認為這些國家沒有個人的私有財產,流行土地國有制;沒有自治城市,大量農民生活在農村公社中,停滯落后,社會缺乏進步的動力;皇帝、專制君主有無限權力,臣民充滿了奴性,缺乏個人自由等。魏特夫以熟悉馬克思、列寧的學說自居,在西方產生很大影響。他的書翻譯出版,使我國學者進一步了解到原來我們批判的西方世界史上的西歐中心論和東方專制主義的關系,從而展開了激烈地批判其著作的活動,使亞細亞生產方式的討論更為深化。后來,薩義德的《東方學》一書翻譯出版。通過對這本書的討論,我們更認識到東方主義的方法論,有助于使我們的世界史研究脫去東方主義的羈絆,開辟自己的道路。
二是批判蘇聯教科書中過分強調階級斗爭的觀點,使世界史的一些敘述、分析逐漸走向正確。過去的世界史教科書,近代部分強調上升時期資產階級革命的革命性,強調三大革命運動,一浪高過一浪。英國革命是不徹底的,所以后來出現了1688年政變,還保留了君主制;美國獨立戰爭比較進步,建立了民主共和國,但是還留下了黑奴沒有解放;法國革命才是最高級的,從1789年攻陷巴士底獄開始,不斷向前發展,一直到雅各賓專政,形成了革命的最高潮,是革命民主專政,它的一些措施甚至要沖破資產階級革命的局限性?,F在的認識從對熱月政變的評價轉變開始,過去認為熱月政變推翻了雅各賓專政,廢除了它的一些措施,侵犯了下層群眾的利益,是反革命政變,完全予以否定?,F在則認為,熱月政變結束了雅各賓專政的非常措施,是建立資本主義正常秩序的一個轉折點,它使資本主義回到正常發展的軌道。隨之,我們對法國大革命中的吉倫特派、立憲君主派,也有了新的評價,不再稱之為反革命,而是對他們在革命中的作用予以肯定。這樣,大家的認識逐漸走向實事求是,從具體出發,分析問題,再下結論。
三是關于蘇聯史的討論。世界史學科中的蘇聯史,因為完全依照蘇聯學者的說法,其中俄國史中不少大國沙文主義的評價。這方面問題的覺醒,經歷了長期的過程。從赫魯曉夫批判斯大林開始,我國學者就對蘇聯史學存在的問題進行了討論、探索。起初,我們是將原來蘇聯黨內所謂的一些異端分子的著作翻譯出來進行研究,發現和聯共黨史上所說的并不相同。最先出現的文章是關于布哈林的評價問題。布哈林本來是蘇共的杰出理論家,蘇聯革命的重要領導人,后來被扣上“帝國主義間諜”、“人民公敵”的帽子處決。這時全國學者已經不認為他是 “帝國主義間諜”了,接著對他的理論展開研究,如“和平長入社會主義”,“階級斗爭熄滅論”等,有人認為“和平長入社會主義”符合馬克思主義理論,也有人仍然堅持它不符合馬克思主義。從研究布哈林開始,對蘇共黨史中的一系列反面人物進行了研究,包括托洛斯基、巴枯寧、克魯泡特金以及普列漢諾夫等。1991年蘇東劇變,我國興起了研究蘇聯史的高潮,出版了大量蘇聯史著作,這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對斯大林模式展開討論,對其形成的時間、實質、內容、原因、功過等都進行了討論,功過方面的評價有各種不同意見,其中“功大于過”說認為,其歷史功績在于使社會主義從理論變成現實,進行了經濟建設,使蘇聯具有了強大的物質基礎,因而才有反法西斯戰爭的最后勝利。也有人主張,斯大林模式不是社會主義發展的必然結果,只是人們走向正確道路付出的代價。關于肅反擴大化的具體規模,也有不同估計和爭論。由于蘇聯的檔案解密,我國學者還多方搜求原始檔案,編譯出版了大部頭的《蘇聯歷史檔案選編》,共計34卷36冊,2000多萬字,為深入研究蘇聯史、世界近現代史提供了許多第一手資料。對于蘇聯解體的原因,更進行了長期的、多方面的研究,出版了大量著作,達數百種之多。一種觀點認為是戈爾巴喬夫推行一條背離馬克思主義的改革路線導致蘇聯解體;也有人指出,不能忽視早先社會上的許多消極因素。這個問題還有待更深入的研究。
大致上,從改革開放到20世紀90年代,是我國世界史學科發展的第二個時期。這一時期的學術主力,是我國解放后自己培養的學者,他們的舊學根底沒有老一輩學者深厚,語言條件也不好,只能在艱難中摸索前行。他們的長處是還能夠探索重大的學術問題,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作出了一定貢獻。這里面最大的成績是歷史觀的撥亂反正,而對蘇聯史的研究是一大亮點。因為蘇聯史有一批從蘇聯留學歸來的學者,所以根基比較深厚,語言條件也好,作出的成績更大。其他方面也有成績,不過還不深入。
20世紀90年代以后,是我國世界史學科發展的第三階段,這也是大發展的時期。這時學者的主力是改革開放后培養的學生。他們或出國獲得博士學位,或在國內獲得。他們都掌握相關分支學科的語言,特別是古代、中古的語言文字,也能掌握兩三門現代外語,熟悉世界史學科的國外理論和方法,也掌握相關的史學史知識及最新研究成果,具備了真正的研究能力和水平。他們寫出的著作大量涌現,大都是在原始材料和國外最新研究成果的基礎上,自己推陳出新,得出新的結論,可以說是真正進入了研究領域。研究的條件也大為改善。學者們出國訪問、研究、參加國際會議,邀請國外專家前來講學,已十分常見。過去世界史原始資料難得,現在購買相關圖書資料則十分方便,經費也比較充裕?;ヂ摼W的發達,網上資料的數據庫發展迅速,甚至一些手稿也上了網,問題再也不是過去缺乏原始資料的問題,而是要看研究者如何分析資料、如何得出結論的水平了。這一時期,我國世界史學者出版發表了大量論文、專著、大部頭通史、國別史、專題史。六卷本的《美國史》最先出版,六卷本的《英國史》緊隨其后,多卷本的法國史、德國史也都在撰寫中或已經完成。翻譯出版的外國史名著則更是多如牛毛,多卷本《劍橋近代史》已經翻譯出版,多卷本劍橋古代、中古史也在翻譯之中。同時還不斷開辟新方向、新領域、新熱點,追蹤世界史學科前沿,全球史、婦女史、環境史等蔚成風氣??梢哉f,我國現在的世界史學者,已經可以到國際史壇上和同行交流、討論,達到了大體相當的水平。
二、世界史學科的前進方向問題



當然,新興的世界史學科還相當弱小,仍然存在許多問題。首先是發展不平衡,歐美史部分比較強大,亞洲、非洲、拉丁美洲史等部分相對薄弱。我們是亞洲國家,可是我們對自己周邊的許多國家都缺乏研究,即使相對比較強的日本史,我們的日本史研究和日本對中國史的研究,其差距也不可以道里計。由于競爭的態勢,世界史學科的生存空間受到擠壓,一些分支學科萎縮,像俄國史、蘇聯史,就大不如前。亞洲史、非洲史、拉丁美洲史,過去由于強調第三世界,還有行政力量推動前進,現在根據市場法則,則沒有那么多的關照了,所以發展得相當慢,和我國政治、外交上的需求很不適應。世界史學者的數量明顯太少。例如北京大學歷史系,原有在編人員一百余人,中國史、世界史各占一半,世界史可達六十人??涩F在整個在編人員只有六十余人,世界史人員只三十來人。世界史人員規模太小,人數太少,不足以應對各方面的要求,遠遠不能適應現在我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國家 “一帶一路”倡議所提出的各種問題。其次是我國世界史學科的人員雖然增長很快,但是質量仍然有待提高。掌握兩三門古代語言文字、三四門現代語言文字、又熟悉國外史學理論方法的人員,還不是很多。研究近現代世界史的人員,也大都只掌握所研究國語言,而缺乏其他多種語言文字作為工具的優勢,影響了他們的思路和視界。
當然,更重要的差距是在理論方面。世界史是一門研究外國的學科,所以就規定了我們必須首先向人家學習,而且因為歐美的歷史學科發達在先,19世紀從蘭克學派開始,就建立了科學的歷史學,所以毫無疑問應該向歐美的該學科學習。無可否認,我們現在關于現代歷史學的許多基本概念、術語、理論和方法,都是由歐洲首先創造、使用的,否則也就沒有我們歷史學的現代化。這樣就決定了,我們起初只能是一個學生。歷史學是一門意識形態很強的科學,我們學習了人家的理論和方法,不可避免地也就被別人的話語所控制,也就是說,我們只能在他們制定的規范內行動,只能循著別人的路徑前進。過去我們缺乏原始資料,研究成果當然只能是重復、介紹別人的成果,現在我們已經掌握了相當的原始資料了??墒?,如果不從理論、體系上創新,我們就只能在別人的大廈上添磚加瓦。長期以來,我們已經認識到這個問題,如何能夠建立有中國特色的世界史,是全體世界史工作者多年來的設想和期盼,可惜現在還沒有變成現實?,F在我國的許多世界史研究文章和專題,一般都寫得十分深入,引證的原始材料十分豐富,對相關的研究成果也十分了解,但平鋪直敘者多,比較缺乏自己的理論思維,提不出深入的理論問題。這應該引起大家的重視。
中國人研究世界史,應該有中國人的視角,具備中國人的特色,這樣可能有助于跳出歐洲中心主義的圈子,有所創新。什么是中國人的視角或特色,似乎還沒有具體的論證;如何才能有中國人的視角,也還需要探索。我想主要是在觀察、思考世界史問題的時候,能夠以中國歷史、中國社會的情況為參照系,有一種觀察、思考問題的比較方法。例如,西方強調其城市在歷史上的獨特性,認為它是民主的淵藪,而中國古代城市則是服從國家管轄的行政單位。這樣的認識究竟是現實的反映,還是對歷史事實的誤判,其根源是什么?對認識歷史規律產生什么樣的影響?又如,西方歷史上階級、等級分明,羅馬法認為,人或為奴隸,或為自由人,二者必居其一,嚴守自由人與奴隸之別;而中國古代等級分野并不森嚴,所以才有科舉制,鄉下平民也可靠科舉而至將相。這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產生了什么樣的歷史影響呢?這樣通過相互比較,就會提出歐美學者對自己歷史不可能有的問題和解決問題的方法,也許有助于我們建立自己的世界史學科新體系。
中國人研究世界史,不僅要有中國人的眼光,而且還要有世界的眼光。當今世界已經進入多極化時代,第三世界國家、金磚國家等冉冉升起,而中國的和平發展更成為世界上最耀眼的一道風景。對世界歷史的重新審視應該說早已開始,相沿數百年的歐美人構建的史學大廈已經受到挑戰。20世紀80年代,薩義德的《東方學》出版,該書提出東方主義是西方人構造出來的,體現了西方的文化霸權,也控制了許多人的頭腦。薩義德的說法在世界文壇與史壇引起巨大反響,由此促使人們思考重新構造世界歷史的問題。此后,有弗蘭克、吉爾斯、阿布-盧格霍德等對世界歷史體系的重新考察,劃分出世界歷史的發展周期,認為直到18世紀東方都比西方先進,而后西方才暫時勝出。彭慕蘭的《大分流》也具體論證了直到18世紀歐洲并不比中國先進,后來西方率先實現工業化、現代化,乃是西方地理環境和殖民主義的結果。目前,論述西方文明的東方起源以及西方文明一直到18世紀仍然落后于東方的書籍已經大為流行,成為世界歷史中一個引人注目的流派。當然,顛覆歷史學上長期構建起來的西方中心主義大廈還需時日,但應該說已經有了良好開端??上覈鴮W者對這方面的變化似乎還關注不夠。我認為我國世界史工作者的世界眼光,就是要理解、重視這些革命性的變化,而且在這一變化的過程中,貢獻我們的力量。這是我們達到批判歐洲中心論的一種途徑,也可以從中探索如何構建新的世界史。
鍛煉研究歷史的世界眼光,其方法與途徑更值得探索。我以為首先是世界史工作者應當高瞻遠矚,建立宏大志向,為國家、民族、學術貢獻力量,而不是只關注自己的蠅頭微利。其次還應該深入到人民群眾中去,了解社會實際,從社會中學習觀察問題、思考問題的方法。當然更重要的是在學術上既要百川匯海,吸收許多學科的相關知識,也要在一定領域力求專精,深入鉆研。如果沒有廣博,就只能做一些具體研究,不能提出體系性問題。如果沒有專精,就不能深入了解西方學術之根本,無法窺其堂奧,如何還能推陳出新?
要培養世界史學科的創新人才,還需要有良好的客觀環境,利于他們的成長。這個良好的環境之一,就是讓他們有充分的時間和精力,潛心學術。良好環境之二,就是要有一個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學術氛圍。歷史學是一門科學,科學的認識應該有其客觀真理性。但是,人類社會是一個十分復雜的系統。要認識過去人類社會的各種運動規律,困難不少,要求歷史學家的結論完全正確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合理的。所以,應該在研究中提倡百家爭鳴,允許歷史學工作者自由討論,自由爭論,以利于得出正確的認識。

 

〔作者馬克垚,北京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下一篇:侯建新:封建地租市場化與英國“圈地”(下)上一篇:陳志堅 謝潔宇:身份、責任與傳統:近代早期英國嚴格土地授予再審視(上)
評論留言交流 (僅限注冊用戶,請先注冊或登錄)

 
  【注意】 發表評論必需遵守以下條例:
 1.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2.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責任
 3.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4.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5.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最新用戶評論留言
點此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008期曾道人